辣豆干 

 

 [ 深夜食堂‧暖心豋場 - 辣豆干 ]

 

這是一篇剛剛為了參加「深夜食堂」徵文活動所寫的,半真半假、有假有真,就加減看囉各位!

 

正文:

這故事已經是5年前了,當時的自己年少輕狂。

脾氣、態度與待人,都像當時的年紀一樣,很輕浮、很躁動

對許多事物充滿好奇,對人也充滿期待;

雖然偶而會讓人對我不滿,因為我太過活潑,不過總是可以化險為夷,

因為我總能讓人對我卸下心防,最後跟我成為朋友。

 

這時候,身邊雖然有個愛自己的人,卻仍不滿足,不安於世。

我想要的更多,想要能真正陪伴在左右,而不是一個一天到晚用電話獲得慰藉的他;

於是,18歲那年,我終於可以喝酒、在夜店玩樂。

 

跟著幾個姐妹淘,就到一個充滿歡愉氣氛、音樂聲總震耳欲聾的夜店,當作慶生

這裡的人物形形色色,有的俊俏、有的文藝、有的深情,也偶有粗曠型的男人;

幾輪的乾杯暢飲後,大家都昏昏沉沉,但愛玩的我怎麼可能如此而已?!

於是我拉著女孩們,跟著我一起下舞池,開心放肆的跳著舞

即使舞步有些凌亂,不過因為我的外向歡樂氛圍會擴散,於是身邊的陌生臉孔加入了我們的行列。

 

「你好! 我是Q26歲,你呢?」這好似聊天室的對話,讓我一點也提不起勁兒。

HI! 我是B,跟你一樣是一個字母,我今天滿18歲。」快速了結,我只想吸引有趣的人上門。

我熟練的拉了一個女孩,對那位無趣的Q微笑就快速閃身到一旁,尋找有趣的獵物。

 

「這麼快就有人上門囉? 長的不錯阿!有點壞的感覺,算符合你的條件不是嗎?

好姐妹『Lindy』困惑的點了根菸,吐了三個煙圈後說著。

「拜託! 一見面就只會說『你好!我叫XX26歲,你呢?』多無聊阿?又不是在聊天室或打線上遊戲,I don’t like the boring guy,ok?」我自討沒趣的點了菸,緩緩吐了一口薄煙,望著天花板上的霓燈球,很美、但很假,想必今晚又要無聊了。

 

「哈囉!美女們這是我朋友 – Q,他今年26歲,雖然不是在大企業,但是人脈很廣喔!想跟各位美女們認識一下,介意我們坐這邊嗎?」阿Lan笑笑的,好像他跟人家多熟似的,根本就是想趁機撈點什麼,早知道不帶他來了….。

 

「好阿!請坐請坐,那邊有空位,喂~B你讓一下拉!Lindy小聲嚷嚷,我狠狠瞪了她一眼,她隨即改口「欸!Q先生呀,坐我旁邊好嗎? B喜歡一個人坐一個貴妃椅。」我繼續抽著菸,完全不想看她們一眼。

 

過沒多久,我自己喝著Longisland,她們幾個早已經跟那位無聊的Q先生聊的天南地北,還說下次一起到台中和高雄玩三天兩夜,無所不聊,雖然後來發現這位Q男似乎很有趣,不過我不想拉下臉去湊熱鬧,於是我起身,逕自走向舞池。

 

B你要去跳舞嗎?~Q先生一起去吧!」阿Lan完全不理會我的唇語,天曉得他想幹嘛?

 

「喔! 好阿! B小姐我有這榮幸嗎?」他又拿出他的招牌微笑,一手的伏特加杯敲了一下我的玻璃杯,我不語,只是機械式的拿起酒杯,喝了最後3分之2Long island

 

B,你很不給他面子唷!Lindy小聲在我耳邊說著。

「沒辦法! 我對他沒有興趣。」我聳聳肩,繼續自顧自起身,這次我可真的要去舞池了。

 

我繼續搖擺著身子,扭動著臀、揮舞著手,這是我喝完酒之後最愛做的事情!

因為酒精催化,會讓身體很軟、很暖,這時候是揮發酒氣最好的時機,也因為這樣我有《酒國皇后》稱號,因為我永遠比男人喝的多,卻又倒不了,許多人想灌醉我,但最後都是落得自己吐的動彈不得的下場。

 

B,你是不是對我有點偏見?Q雙眼凝視著我,我卻有點不想直視他。

「沒有吧?!我跟你不熟,哪來的偏見?!」我不在乎的轉身,背對著,怎麼那眼神有點讓人感到害怕?

「是嗎? 那你怎麼對我充滿敵意?我又不會對你和你的朋友構成威脅?」他一個滑步,在我面前,右手托著我的下巴,作勢想吻我,我一個側臉、轉身,遠離這種近距離的陷阱,這男人-不是好東西。

 

「屋呼! B差點被親到耶!!Lindy你錯過囉! 哈哈~」阿Lan大聲嚷嚷,四週剛剛跟我一起跳舞的男男女女,全都開始鼓動,要這位無趣又討人厭的Q先生吻我,Q則是自以為羞澀的搔著頭,但我可沒這閒工夫,轉身走回包廂,拎著黑色小包包就想離場了。

 

B~你在幹麻! 生日快樂歌還沒唱耶! 不要走啦!我要靠你擋酒呢!Lindy抓著我,求饒的眼神看著我。

「我知道~不過今天沒感覺了! 好無趣! 妳們可以好好跟Q先生聊天。」我微笑,親了一下Lindy的臉頰,就打開厚重的內場大門,走了出去。

 「等一下!B小姐等等我!!」後面一個聲音叫住我,我已經離夜店有至少500公呎了,誰那麼閒? 一定是阿Lan….。

 

「我不是說我….」我不耐煩的轉身,卻跟Q撞個正著。

「抱歉、抱歉! 我是來送你這個的。」一個抱歉的表情,穿著跟Q一樣衣服的娃娃,大概一個滑鼠差不多大,我笑了。

「哈哈! 這是什麼?你想讓我對你草人插針嗎?」我大笑著接過這支娃娃。

「都可以! 只要能看你這麼笑就夠囉!」他尷尬的笑了笑,其實他還蠻可愛的呀…..

 

「好~謝囉!先走了!你好好玩吧!」我在他左臉頰親了一下,就回頭準備去搭計程車。

「等等,別走! …….。」他拉著我的右手,手心溫度很熱,似乎有點緊張?

「怎麼了嗎?」我疑惑的看著他,他握著我的手,看著我。

 

「可以請你當我的女朋友嗎?」什麼? 才見過一次面,就要我當他女友?

「這很奇怪耶! 我們根本不了解對方,又是第一次見面….」我甩開手,覺得有點莫名奇妙,一定是那兩個傢伙不知道跟他說了什麼。

「我知道、我都懂,我也覺得很奇妙,就是對你很難忘,覺得想跟你交往。」

他緊張的吞了口水,看看我、看看地上,反覆著同一個動作。

 

「你根本不像什麼純情男,少跟我來這套好嗎? 我才18歲,你已經26歲了,我們差距太遠,不!適!合!」完全想結束這荒繆的一晚,我轉身開了車門,司機有點無奈的看著我,轉過頭看我一臉生氣,安靜的疑問看著我,示意是否要開車。

 

「喔! 抱歉,讓你等很久,開車吧! 忠孝東路5段,捷運站口就可以了。」我關上車門,卻被阻止。

 

B,請你別這樣拒絕我!好嗎?」他順勢開了車門,就坐在我旁邊。

「你真的很胡鬧! 你不知道我已經有對象嗎?」我生氣的說著,完全不想看他。

「我知道,但是就是無法讓你就這樣走,我很久沒有這樣欣賞過一個女人了

他握著我的手,司機擔憂的看著後照鏡裡的我,我尷尬的笑笑點頭跟他說沒問題。

 

「你放開! 欣賞女人? 是想跟我談戀愛,還是想純上床?我可不是那種女人!你下車!司機~抱歉停車!!」司機機警的停了車,把安全鎖打開,非常有禮貌的跑下車幫我開車門,示意要他下車。

「不,不是這樣的,請你給我一個機會好嗎?不懂你的人,你是無法真心跟他交往的,不是嗎?」他慢慢的說出這些話,我轉過頭看著他,他怎麼知道我的想法?

 

「唉你真的很不死心,司機謝謝你,繼續開到我剛剛說的地方吧!沒事的!」我無奈的看著司機。

「好的,小姐!」司機笑了笑走回駕駛座。

 

後來,這莫名奇妙的夜晚,卻成了我們後來常常拿來笑對方的故事,的確!

他很懂我,我一個眼神就知道我想吃的、喝的,隨時都可以不用說話,只要我說前頭,他就知道後面接什麼,我們常常牽著手去逛公園、逛小巷。

 

我毅然決然離開前一個,真的一方面因為距離、一方面因為他真的不懂我,雖然很過分,傷了他很深,也因為這樣流失了幾個朋友,不過,感情事不能勉強。

之後,我們常常去吃一間在新莊某個市場裡的小店,沒有裝潢,牆上盡是斑駁的痕跡,白色的油漆都被歲月染黃,幾張圓桌、方桌,鐵的圓椅,桌上永遠都是綠色的筷子和湯匙,兩罐不同辣度的辣醬、胡椒罐、醋罐,這是一個老翁的店,和老婆兩人只賣乾麵、陽春麵、餛飩麵、榨菜肉絲麵,滷菜是他們的招牌,常常沒有早點去,就通通賣光。

 

老翁面無表情,只是專注的煮著麵,沒聽過他說話但是親切的老太太,常常會多夾兩片豆乾切給我們,因為他們家的辣豆干很特別,有點類似韓式料理上會出現的那種,切片豆乾,上面依附著許多辣椒醬的片和子,有點辣,但是很香很好吃,滷蛋、海帶、素雞,全部都長這樣,似乎是拌過辣醬,連陽春麵湯裡面,都會飄著這樣的辣醬片和子,我每次都吃的流汗,但是口味真的太特別,所以我們兩一個禮拜可以去4-5天,去久了,也會和老太太聊天。

後來,戀愛了兩個月,很甜蜜、很幸福,天天早起搭上公車去他家,和他擁抱、親吻,最後仍然是在他的空間纏綿,直到過了中午才會一起出門,吃碗麵、吃了我最愛的辣豆干,然後會去咖啡廳讀書,他就去上班,就這樣又過了一個月……

其實故事很長,我們分手的原因很簡單,因為我最好的朋友搶走了他…


Lindy,我忘了他怎麼搶走他,而我發現的那天,是在她的手機上看到了他的的號碼,當下這女人說不出話,還想開玩笑打圓場,我抽著菸,不發一語、不和任何人交談,我只想著,當時的每一個片段、每一個畫面,每一次他夾辣豆干給我吃的時刻,原來都是假象?

 

其實他們兩早已在屬於我的地方,纏綿好幾個我不在的夜晚?

光想到這些,我就想吐,我討厭那間店,討厭這種結論。

 

最後,我還是很懷念那間店的麵和滷菜,不知道老翁夫婦還有沒有再做生意呢?

不知道老翁後來看到那女孩,不再是我,有沒有覺得奇怪呢?

 

我不想追根究底,只是純粹想念那辣豆干的味道

 

若你問,那辣豆干對我而言的記憶是什麼?

我會回答……….

 

『是一個美好,又刺辣的記憶,因為曾經很美味,但因為太過強烈而變成一種痛。』



【深夜食堂 粉絲團活動】http://tinyurl.com/8qq3v4j 歡迎參加唷!!

, , , , , ,

A BO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